专题专栏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百年记忆 》 正文

这颗子弹头,曾留在叶飞将军体内66年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2021-07-26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福建省革命历史纪念馆的展厅,一颗锈迹斑驳的手枪弹头静静地躺在展柜的一个心形小盒内,这颗子弹头曾遗留在开国上将叶飞的胸内长达66年之久,它向前来参观的人们诉说着80多年前一段人民群众智救叶飞的感人故事……

  那是在1933年,叶飞在闽东苏区领导游击队工作,经常化装出没于白区。其实,所谓的苏区和白区,并不是像国界线一样划分得清清楚楚,而是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因此,当时地下工作者最理想的接头地点,反而是四通八达、车水马龙的繁华地段,因为人多,反而会让敌人眼花缭乱,不容易从人群中辨别可疑对象,即使是被敌人发现了,也可以在人群中从容逃脱。

1951年10月,叶飞(右起)、王平、张爱萍、杨勇在朝鲜战地

  闽东苏区和白区之间就有一个水陆渡口,非常热闹,渡口有一座狮子头客栈,终日来往客商、贩夫走卒络绎不绝,因而成为闽东党组织的一个秘密交通站。

  11月的一天,时任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特派员的叶飞从游击队驻地下来,到狮子头客栈与一位同志接头。

1939年5月,叶飞在阳澄湖上

  中午时分,他来到客栈二楼等候接头人。过了一会,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叶飞以为是接头的同志到了。便扭头向楼梯口望去,见上来三个不认识的人,来人眼藏杀机,径直朝他逼近。叶飞情知有异,就迅速将手伸入腰间掏枪,但已来不及,领头的家伙快步冲过来扭住他,另一人二话没说,抬手朝他连开三枪。叶飞头部中弹,倒在血泊之中。

1937年,叶飞同志在闽东红军

  因子弹尚未击中要害,头脑还很清醒。听到敌人下楼的声音,叶飞就转头望向楼梯口。不料另一个在楼梯口放风的家伙还站在原处,见叶飞仍活着,便大声嚷叫着又朝他开了三枪,叶飞臂部、胸部又中弹受伤。

  这时,客栈里的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叶飞身负重伤,鲜血直流。他躺了一会儿,估计敌人已离去,便顽强地一寸一寸向楼梯口爬去,顺着楼梯小心地往下挪动,直至爬到房子后面一个洼地的乱草丛中,才失去了知觉……

叶飞

  再次醒来的叶飞已经躺在床上,是离客栈几里远的福安县赛岐镇狮子头村的同志救了他。原来,客栈枪响后,村里的同志知道有情况,可他们一时不敢贸然前来,一直等到天近黄昏,狮子头村党支部书记陈春弟才带着人摇着船,找到了昏死在水沟边的叶飞,把他背回村里。

  在村里,党组织找了一个正好从福州医院请假回村的护士,为叶飞紧急处理伤口。但由于敌人搜捕严密,党组织希望尽快把叶飞送到游击队根据地,这样才能完全脱险并得到救治。

  为了保住叶飞性命,狮子头村的同志经过商议,敲定把叶飞化妆成回娘家的媳妇以躲盘查。

  清晨,远山一片青黛。狮子头村东的小道上,两个“轿夫”抬着一顶红轿子“咿吱咿吱”地赶着路。叶飞坐在轿子里,上身穿着红袄,下边套着红羽毛裙,一条红纱巾把肿大的头包了个大半,脚上一双小绣花鞋,只套进两个脚趾。他把绣花鞋的前半部伸出布帘外面,整个人随着轿子上下晃动着。陈春弟挑着猪蹄和红布袋走在轿子后面,身后紧跟着一个穿着新棉袄的小男孩。离他们十几步远的地方,五六个装扮成农民的游击队员挑着柴草和青菜,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后面。

  村头前方的三岔路口,两个横着步枪的民团团丁正在盘查过往行人。这时,他们看到轿子走近,一个团丁用步枪拦住轿子:“站住!干什么的?停下来检查!”陈春弟忙走上前,陪笑着说:“是咱村陈家的媳妇回娘家去。” “什么媳妇?莫不是共匪头子吧?下来,下来检查!”这家伙朝陈春弟瞪了一眼说道。一边用枪头准备去挑轿子帘。

1948年,叶飞在华东野战军濮阳整训中

  陈春弟他们见状大惊,一个游击队员忙把手伸入腰间准备掏枪。陈阿弟对他使了个眼色,制止住了他,同时用柴担朝这个团丁身上撞了一下,团丁“哎哟”一声,摔了个仰面朝天。这家伙大怒,爬起来掴了陈阿弟一个耳光:“臭小子,你眼睛瞎了!”陈阿弟一边摸着发烧的面颊,一边指着后面的游击队员,装得很委屈的样子说:“长官,是他撞了我,才不小心碰着了您。”团丁还不解恨,又挥拳朝陈阿弟打去,众人忙放下担子,围过来劝解,团丁见他们人多势众,有点心虚,恨恨地瞪了陈阿弟一眼,忿忿骂道:“赶去死也来得及……真倒霉!”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揉着被摔痛的屁股,不干不净地骂着。

1979年8月2日,叶飞陪同邓小平视察海军部队

  陈春弟忙从红布袋中捧出大把炉酥和甜饼,塞到两名团丁怀中,并朝着陈阿弟故意指责着:“看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样毛毛躁躁的!”然后转过身子点头哈腰地陪着好话:“长官请多多担待,吃吧,吃吧,这饼还挺香脆的。”说着,又掏出两块光洋塞到团丁的手中。这时,后面又来了一帮赶集的农民,两个团丁忙过去拦住他们,陈春弟等人趁势穿过岗哨点,向溪柄方向赶去。

  一路上,他们又遇到两个岗哨盘查,都巧妙地混了过去。队伍绕过有海军陆战队驻扎的溪柄,插上山间小道,他们抬着“新娘”大摇大摆地朝游击队驻地飞快奔去……

  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所限,在游击队驻地,医生也只取出叶飞头部和臂部的子弹,留在胸部的弹头则没能取出。而这颗弹头也伴随着叶飞的一生,直至他逝世时才被取了出来。

  这颗特殊的弹头,见证了叶飞将军英勇传奇的戎马生涯,也见证了闽东三年游击战的艰苦卓越。现如今已化身党史学习教育的生动素材,时刻告诉前来参观的后辈们,是革命先辈用鲜血染红了共和国的旗帜,染红了闽东这块红色的土地。我们缅怀革命先烈,为的是继承他们的遗志,发扬他们的精神,在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开辟的道路上不懈奋斗、永远奋斗。


  来源 |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供稿 | 宁德市纪委监委  福安市纪委监委

  编辑 | 兰建华

  审核 | 福建省委党史方志办  福安市党史方志办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