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

海瑞在延平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浏览次数:   2017-08-30   字体大小:[大][中][小]

  公元1553年初,年届不惑(41岁)的海瑞赴京会试,再次落第。但是并未灰心丧气。他认为:“士君子由科目奋迹,皆得行志。奚必制科。”也就是说要成就理想抱负,不一定非要科举及第才行。于是,他表示听从吏部谒选派官,最后任南平县教谕。

  1553年—1557年,海瑞在南平任职4年多,可谓其任公职的开始。重窥海瑞在南平任职的经历,或许能让我们对这位一代名臣的清正廉明、刚正不阿的精神有所体悟。

  整饬学风初入仕

  教谕是“正式教师”之意,宋代开始设置,负责教育生员。明清时代县设“县儒学”,是一县之最高教育机关,内设教谕一人,另设训导数人。训导是辅助教谕的助手。府学教谕多为进士出身,由朝廷直接任命。府学训导以及县学教谕、训导,多为举人、贡生出身,由藩司指派。

  县学教谕这个封建官制序列上,连“九品芝麻官”都算不上。海瑞却觉得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干得津津有味。他后来在《兴革条例》中写道:“教官掌一邑之教,门下皆凡民之秀,所事事比俗吏簿书词讼不同。师道立,善人必多矣。于以推之,功效不浅。”

  南平是当时延平府的最大县,也是府治所在地。县学位于县城西北,历史悠久,规模宏伟,设施齐全。但受当时日益腐败的社会风气的影响,县学风纪遭到严重的破坏,学宫杂乱,学生散漫,学业荒废,生员中学业优秀者寥寥无几。

  初来乍到的海瑞,见此情况,决心创建新的学风。南平是朱子曾经求学问道的地方,理学渊源深厚,颇有朱子遗风。于是,海瑞依据朱熹在白鹿洞书院讲学时所定的《学规》五条及辅汉卿在传贻书院教学实践中总结的“会粹六事”,结合自己在郡学读书时的切身体验和南平县学的实际情况,制订出《教约》十六条,对生员在修身、处事、待人接物等方面都作了明确的规定,告诫生员要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海瑞此举,旨在整饬县学风纪,提高生员学业水平。

  为了整饬校风学规,海瑞“将《四书》《本经》《通鉴》,性理分为十二分”,根据生员的学习成绩优劣及智力程度,因材施教。“诸生自量资力,次者减性理,再次者减《通鉴》,再次者减《本经》”,以此类推,实施针对性教学。对于生员的品德和学业的评定,“立大簿二扇,一稽德,一考学”,分别记录生员平时品行的得失和学业成绩,使“诸生失之前,宣补之后”。海瑞认为,这会对诸生起一定的约束作用,对改变学风有一定的效果。

  海瑞把德育放在首位,将德育始终贯穿于整个教学中。在《教约》十六条中,涉及德育的就有十二条之多。先从小事讲起,亦先从小事做起,要求生员对当时的“通弊”要一一改之,“勿以恶小而为之”。倡导道德与文章不可分离,“文也,所以写吾意也”,文章要流露出作者的真实感情,反对生员硬套八股文,只求“讲章墨卷”。

  海瑞提倡生员学以致用,理论联系实际,时刻关注国家政事。他把边防、水利等列入教学内容,“每月约讨论一二”并“命策考试”,来提高生员认识社会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鼓励生员对国家大事能“知无不言”。

  海瑞教导生员要善于自重,言谈举止都要以礼教和道德为标准。“师者,人之表率也”,海瑞要求学生做到的,他首先要求自己严格遵守《教约》中的规定,言传身教,以身作则。比如,为了改变士人舍礼从俗的风气,针对存在作风虚浮等弊端,海瑞亲自写出了《规士文》告诫自己的同时劝谕诸生,强调“朝廷养士,本在安民”,要求生员从“夫禾之高出曰秀,十中一人曰士”的角度理解秀士的涵义,做到自勉自戒。

  刚峰不阿“海笔架”

  海瑞,字汝贤,一字国开,自号刚峰,世人称之为刚峰先生。

  当时的南平县和整个明朝的社会风气一样,走后门,托关系,请客送礼,生员巴结当官的,不务正业者充斥学校。海瑞订出《教约》后,首先要求自己以身作则,以“严师自处”,明确规定:“诸生参拜揖外,不许更执货物以进。”如果有人来怪罪,你们就说责任在于我,可以把责任推到我海瑞头上。特别是他规定学校教学的地方——明伦堂不许行跪之礼。

  海瑞任教谕的第二年,他的顶头上司、延平府视学到南平县视察工作,在南平县学官署接见学官。两名副手在海瑞带领下进入大厅,一见到视学,一左一右急趋上前,叩头拜见。海瑞夹在二人中间,站而不跪,只拱了拱手。视学先是惊讶,继而恼怒,冷笑一声,对两旁随从说:“哟,你们看这三个人,倒是个山字笔架!”

  笔架亦称笔格,为搁笔的文房用具。两跪夹一站,正是活脱脱一副山字笔架的模样。海瑞对这种责问的回答也义正词严,引经据典。他直言:“卑职行的宪纲之礼。大明会典宪纲明文规定:教官乃朝廷设教之官,讲经授史,教化风俗……是故教官参拜各官,可明伦堂不跪。此为人师表之地,我作为教官下跪于明伦堂,今后怎么正己、正人呢?”

  这样一件事情在当时来说,属于惊世骇俗之举,很少能够被人容忍。但就海瑞的率直性格来说,对此不仅没有觉得是犯上,反而觉得:“仅一种礼节方式就不能见谅,这样的世道,根本做不成什么事情。”随后便交了封辞呈,不干了,准备回家躬耕垅亩了。

  这对一些人来说正中下怀。当时他的好几个上司都希望海瑞赶快回家,少惹麻烦。后在福建提学副使朱衡的劝说与邀请下,暂时到福州正学书院修书,之后又回到南平继续担任教谕。

  海瑞从此后号“山笔架先生”“笔架博士”。关于海瑞不跪的事情,《明史》本传有明确记载。“笔架先生”称号,可以看作是海瑞曲折仕途的先兆。

  彪炳千秋“海公祠”

  有一天,知府陪新任学政来学宫视察,县官随口说了一句讨好知府的话:“德高望重,泽如甘露。”一位学生在旁边急忙续上“政理讼明,昭若青天”,知府连声称赞对得好、对得好!并赏他一锭元宝。正当这个学生捧着元宝喜不自禁时,海瑞走了过去,不由分说地夺过元宝掷出门外,斥责他说,你日夜苦读圣贤之书,却如此趋炎附势拍马奉迎,将来朝中奸臣就是你这种人!这个学子被骂得无地自容,只有诺诺称是。海瑞又接着说,做学问要“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能胸无大志,只一味地想往上爬。

  在海瑞的苦心经营下,南平县学名闻四方,有志于学业者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学校名声大振,也培养出了一批人才。

  对县学培养出的人才,海瑞十分看重,会亲自欢送他们赶考。海瑞所写《送诸生小试遇雨》一诗,就体现了他对学生的期待。

  诗云:“电掣雷鸣酣野战,水吟龙啸郁云兴。山南月暗全无路,岸北沙明仅有灯。海内英雄今并起,江中波浪此凭陵。商霖散满焦枯发,野色新添万里青。”

  这首诗是海瑞做教谕时,送学生赴试时所作。当时正遇到大风雨,海瑞即景而动了灵感。前四句写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天地一片黑暗,表面上是营造了一个可怕的背景,而实际上是暗示着科考竞争之残酷。接下来两句语气一转,谓这是天下英雄并起竞争的时候,你们正好凭借着这江中的波浪,奋勇前行。

  该诗末联用了一个典故,商王任用傅说为相时对他说:“我们现在的时局就像连年大旱,请你来当宰相就是请你做甘霖,使大地复苏。”后世遂以“商霖”表示济世之才。突遇大雨本来很让人郁闷,但是大雨又能使干枯的植物重新碧绿起来,想想遍野生机勃勃的气象,是多么激动人心啊!此诗是海瑞“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神圣使命感、责任感的形象写照。

  海瑞当时虽身在学校,但心忧天下。驿传是古代设置的一种供使臣出巡、官吏往来和传递诏令、文书等用的交通机构。海瑞了解到当时的驿传给老百姓造成极大负担后,便接连撰写《驿传申文》《驿传议》等文章,呈送地方当局,敦促裁革驿传之弊。他怀着深厚的同情心,述说了老百姓的痛苦状况:“支应之苦,有因之投溪,因之自缢,破家亡产,比比皆然。”可是地方官员对此不闻不问,“坐视人之困苦衰疲,立有死亡而莫之救”。海瑞设问:“长人者何心?长人者以何为事而若此耶?”他一针见血地回答,因为“长人者”“不能克己,私贪成习”。海瑞认为,这种“私贪成习”的风气,也使当局失掉抗倭御侮的能力。为此他深为忧虑:“万一倭奴压境,变出不测,尚可望为民一御侮耶!”

  海瑞任教谕期间,1556年,长子中砥出生。此前,海瑞曾在《严师教戒》中自警:“财帛世界,无能矻中流之中砥柱乎!”此后,又在《兴革条例》中慨叹:“中流砥柱无其人,俗之所以日流而莫可止有由也。”为长子取名“中砥”,不仅表现了海瑞对孩子的期望,而且说明了海瑞的价值取向和人格标准。

  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海瑞在南平已经当了四年多教谕。鉴于他治教有方,得到了“巡按监司交章荐之”,后被授为浙江淳安县知县,从此由教坛转入政坛。

  海瑞为官清正廉明,关心百姓疾苦。在南平任职时间虽不长,但当地人民怀念他,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为之修建“海公祠”,以永久纪念这位南方的“包青天”。海公祠在县学明伦堂右(今南平市立医院门诊部附近),曾有海瑞手植双桧。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县学遇火灾,明伦堂、海公祠等尚存。民国后,裁撤县学,其残存建筑逐渐颓败。惜岁月流转,如今已无迹可寻。(刘辉)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