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

端午粽 屈子魂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浏览次数:   2017-06-01   字体大小:[大][中][小]

  农历五月的风,从乡村吹起,吹来缕缕箬叶的幽香,也吹出世人心中一脉浓浓的怀思,还有刺痛伤了中国历史的一阵绵绵不绝的痛楚。

  或许是源自某一份精神力量的引领,每年端午节来临之际,从南到北,许多女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农活,心无旁骛地包起粽子,无数双长着黄皮肤的手以相同的动作,娴熟地包揉、捆扎,手指灵巧而轻快。指尖舞动间,一个个宛如同一模子印出来的粽子,纷然呈现。

  箬叶紧紧包扎的四角形外观,玲珑别致,简约而朴质的端午粽,总是凸显出一份濡染了厚厚一层岁月云烟的古典意蕴。剥开箬叶,里面裸露出的糯米,淡淡的黄,幽幽的香,尝一口入怀,是一种酥酥的稠,一丝爽爽的甜。美食花样不断创新迭出的年代里,端午粽几乎还是一成不变地抱持着千年前粗糙依然的造型,代代传承,成为一年一度这一节日的主打食物,实在是有着很深的历史因缘。

  “初一糕,初二粽,初三螺,初四艾,初五爬龙船。”在莆田,这句端午节的民谣有点家喻户晓。很小的时候就听见村里的大人们抑扬顿挫地哼起。小时候,每年端午节来临的前些天,母亲便忙碌起来,她先是上山采撷一些上好的箬叶,把一柄棕树硕大的叶片撕成细小而均匀的条状,以此作为包扎粽子的系绳。母亲包扎的粽子精巧匀称,结实却不臃肿,刚煮熟的粽子总会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箬叶清香,纯纯的一份糯米幽香,那是绝对诱人的一种气味。有时候,母亲包扎粽子时还会往里面加点花生、蜜饯、板栗,甚至还有猪肉,不同的佐料,自有不同的口味,以致我一口可以咽下一个,状如狼吞虎咽。上学后,才知道为什么我国有个叫做“端午节”的节日,为什么在端午节中许多地方都有包粽子的习俗;才知道,原来端午粽与两千多年前一位名叫“屈原”的爱国诗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才知道被箬叶包扎着的每一个粽子,其实里面还包藏着一份悠远厚重的追思。

  屈原,春秋时期楚国的一位三闾大夫,倡导举贤才,明法度,重民生,联齐以抗秦,苍天可鉴却遭遇贵族朋党的群起诋诽,楚怀王听信谗言,诏书一下,耿耿不寐的这位大臣便被流放于沅、湘流域。被贬途中的屈原写下的《离骚》《问天》《九歌》,如诘如愤,如怨如泣,这些沉甸甸的诗篇是杜鹃的殷殷啼血,染红了中国历史的幽暗底册。公元前278年,当秦国攻破楚国国都郢都,悲愤之余,怀抱大石的屈原纵身跳入汨罗江。历史奔涌,滔滔的汨罗江从此紧紧挽住了这永恒的一天:农历五月初五。这一天,汨罗江畔有泪如倾,至今还打湿了炎黄子孙心中悲怆的痛。

  屈原之所以伟大,不单在于诗才之杰出,爱国情怀之炽热,还在于他爱民之情浓,忧民之心切。“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一声千年长叹穿越了沉沉天际,盖过古今所有诗句的光芒。恰恰是有了对黎民百姓的终极关爱,屈原的爱国形象才变得那么亲切可敬,诗歌才有了无与伦比的艺术感染力。相传屈子死后,楚国百姓哀痛欲绝,纷纷到汨罗江边凭吊。渔夫们自发划起船只,在江上来回打捞他的真身,拿出饭团丢进江水,祈求鱼虾吃饱了不去咬屈大夫的身体,端午包粽由此成了华夏大地一种共有的传统风俗。

楚人悲屈原,千载意未歇。

精魂飘何在,父老空哽咽。

  嘉佑四年,也就是离屈原投江后一千多年的公元1059年,才考中进士不久的苏轼进京途中路过忠州南宾县,看到远离楚地的那个地方竟建有座屈原塔。面对巍巍高塔,定然有一袭伟岸的灵魂突兀眼前,年轻的才俊触景生情,留下了这首《屈原塔》。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抑或是心灵共振之后又一次坚定了人生的价值取向,同样以诗才驰名朝野的苏轼,同样由于政见不和等因素被贬黜朝廷,接连流放僻壤。仕途艰险,羁旅坎坷,遗世独立的东坡与屈子一样在落魄之际依然关念着民生。

  屈子对后世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人格的高度、艺术的亮度一直是诗人骚客膜拜的典范。起伏回荡、一唱三叹的《怀沙》,屈子结束生命前留下的这篇绝笔,是从撕裂的肺腑里传出的悲吟。面对滚滚江水的惊天一跳,从此定格成一种千载永存的人格造型,也影响了整个民族的性格。

  山河有殇,屈子永在。(陈剑怀)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