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

信笺纸的故事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浏览次数:   2017-06-28   字体大小:[大][中][小]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在村委上班,是村里的干部,这可是全家人最值得骄傲的。可我最羡慕的却是父亲手提包里的信笺,那信笺纸就是当干部的标志,只有干部才能拥有,信笺的眉头有一排红色的大字,赫然写着“XX村委专用纸”。

  曾经有位同学不知道在哪里弄来了几张这样的信笺,在我们面前真是风光了一回,我不屑一顾地抛过去一句:“信笺有什么稀罕的?我家也有。”同学们蜂拥而至,带着讥讽说:“有本事你也带几张让我们开开眼界。”

  可我真的没那个本事,父亲的手提包从来没有离开过手边,一直没有给我“下手”的机会,我多么希望父亲能给我几张印有红字的便笺,好在同学们面前好好炫耀一番啊!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等到了好时机。那天父亲下地干农活,把手提包忘在家里了,放学回来的我喜出望外,几乎是颤抖着双手从父亲的手提包里掏出一本信笺纸,一不做二不休,一本全要了……

  下午在学校我真有面子,被羡慕的目光和恭维的话语包围了半天,我还给几个要好的同学每人发了几张干部才能用到的信笺纸,他们一个劲地叫我大哥。

  可放学一到家,“大哥”就遭殃了。父亲虎着脸问我:“我手提包里的信笺纸呢?”我佯装不知道,父亲狠狠地拍桌子,目光又是咄咄逼人:“除了你小子,还有谁敢拿我的东西?”可我还是矢口否认,非常坚定地说:“没……没看见。”

  “啪!”父亲突然之间甩给我一巴掌,疼得我哇哇直叫,闻声而至的母亲连忙拦住父亲:“不就是几张破纸吗?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也小声嘀咕着,附和着母亲:“是啊,几张纸稀罕什么呀?”父亲气坏了,指着我的鼻子说:“几张纸?是几张纸的事吗?那是公家的,不是我们自己家的,能随便拿吗?快给拿出来上缴。”父亲命令我,可我就是不敢服从。

  父亲深吸一口烟,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们说的:“是的,我是一个村干部,拿几张纸不算个事儿,可是你拿我拿,没个自律,说小了是贪恋,说大了是违反了纪律,长此以往是亏了村里、亏了国家。”

  天啦,几张纸还有如此大学问?我真是弄不明白,母亲也是,父亲又意味深长地说:“我是干部、我是党员,说什么都应该起带头作用,只是要你们积极配合啊!千万不能因为一点点私利让我犯错误。”父亲的话很有道理,母亲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你爸说的对,这纸是公家的,不是我们家的,快……快拿出来。”

  此时此刻,我无言以对,公家的东西我们不能要,我小心翼翼地拿出剩下的信笺纸,递给父亲,说:“爸,这个还给您,这是公家的。”父亲笑了,抚摸着我的头:“这就对了,你要永远记住,公家的东西不能随便拿,今天打了你,就是要你记住这是我们家永远不能改变的家风,知道吗?”我含着眼泪点点头,同时也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公家的东西不能随便拿,这是我们家的家风。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之下,传承良好家风,构造和谐家园,是我们最美好的愿望,公家的东西不能拿,我一直铭记在心。现如今,我也成了一名国家干部,时刻牢记父辈们的谆谆教诲,公家的东西是公家的,不是我们自己的,即便是一张微不足道的信笺纸。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