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中国近代海军之父,“官声清过两江水”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2020-06-03 16:12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今年是沈葆桢诞辰200周年。沈葆桢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付诸实践,在近代中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一部船政史,浓缩了半部中国近代史。

  坐落在福州市东南角的马尾被誉为中国船政文化发祥地和近代海军摇篮。首任船政大臣沈葆桢的故事,便从这里出发启程……
 

  
沈葆桢像

  沈葆桢(1820-1879年),福建侯官(今福建福州)人,原名沈振京,字幼丹,又字翰宇,汉族,是林则徐的外甥与女婿。1847年中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江南道监察御史、江西巡抚、总理船政(钦差)大臣、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等职。
 

  
总理船政衙门
 

  
福建船政局

  1867年,沈葆桢在出任首任福建船政大臣,主办福建船政局,主政船政期间, 坚持“权自我操”的原则,建船厂、造兵舰、办学堂、引人才,建成了当时远东规模最大的造船基地,组成了中国第一支近代舰队,是中国近代造船、航运、海军建设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清光绪元年(1875年)沈葆桢等大臣为船政版筑车间匠首黄文禧咨请给奖奏札。
 

  
位于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内的舰船模型

  沈葆桢重视培养海防人才,创立了船政学堂开中国新式教育之先河,为中国近代海防建设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和专业骨干。他与李鸿章联名上奏,请求续派留学生出洋深造:“西学精益求精,原无止境,推步(推算历法)、制造(制机、造船等),用意日新,彼己得鱼忘筌,我尚刻舟求剑,守其一得,何异废于半途。”应该“因其已新者而日新之,又日新之。”这样才能够不断取人之长,使“人才蒸蒸日盛。”
 

  
1877年船政派去英国留学的中国第一批海军生
 

  
位于总理船政衙门内的储才亭

  1874年,日本悍然入侵台湾,清政府任命沈葆桢为钦差大臣率船政水师赴台抵御。沈葆桢采取联外交、御边防、固民心、通消息等措施,调兵遣将,以实力为后盾,使日军不敢轻举妄动,最终退出台湾。
 

  
沈葆桢像

  日本侵台事件后,清廷开始认识到自己的海防空虚,必须急起补救。沈葆桢在台湾开山抚番,惠工兴商;修筑城垣,增强防御力量,为巩固台防和台湾的近代化建设奠定了基础。李鸿章称赞:“其功劳更逾于扫荡倭奴十万矣。”台湾史学家连横在《台湾通史》中评述:“沈葆桢缔造之功,顾不伟欤!”
 

  
沈葆桢建设台湾示意图

  沈葆桢一生经过平乱、保台、造船、建设南洋舰队,身居高位,掌管大权,手握重金,但他始终大公无私,清正廉明,严于家教,常用杜甫的诗句“不贪夜识金银气,远害朝看麋鹿游”警示自己和教诲后辈,对僚属和子女强调“士君子之操行,惟以不贪为主。”
 

  
专祀船政功臣闽浙总督左宗棠和船政大臣沈葆桢的“左沈二公祠”,始建于1892年6月。

  他最终积劳成疾殁于任上。为其料理后事的代理布政使桂嵩庆,将实情驰奏朝廷:“殁日,布被旧衣,一如寒素,宦囊萧索,不名一钱。”江苏巡抚吴之炳也奏称:“奉身清俭,一如寒素……僚属相顾叹息,市井乡曲之民有下泪者……”晚清名仕何绍基评价沈葆桢“官声清过两江水”。

  沈葆桢为挽救鸦片战争后日益深重的民族危机,不惮时艰,奋然挺身,为船政的建设发展、台湾近代化、中国近代海军的建设发展等事业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200年后的今天,他的励精图治、精忠报国、清正廉洁的宝贵精神和高尚情操仍然激励着我们。(来源:学习强国平台、《沈葆桢——中国近代船政奠基人》、马尾区委宣传部、福建船政文化管委会、马尾船政文化研究会、船政格致园)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